摘要:
2·关心社会的人文主义者


纪实摄影的主题是不受限制的,但又不是每张照片都是纪实的。纪实摄影应该传达某种诉求,才能和风景、人像或街景照片有所分别。所记录的事情应该比随手可得的即兴照片(Snapshot)具有更多的意义,应该透露被摄者更多的心境而不只是形似。纪实照片能说出我们世界的一些事情,并且促使我们重新思考人与环境。


照片在19世纪是真实世界的一种替代品,这在当时已足够造成感人的冲击。随着时代的变迁与今天观看者水平的提高,需要更具艺术性的技法。摄影家与社会改革纪实摄影家所见的镜头前方的现实,连同摄影家所感受到的对真相的意见,被客观地记录在感光药膜上。这样的创作方式导致作为一项重要的意见表达媒介的纪实摄影有了进一步的发展。部分摄影家发现照片能够引发变革,而且他们的视觉观察能够反映他们强烈的信念。爱德华·斯泰肯(EdwardSteichen)说:“摄影的使命是向人类解释人类,向每个人解释他自己。”


1877年汤姆森拍摄伦敦穷人时,已经在使用照相机向社会举起一面镜子的能力,这也使他成为最早期的纪实摄影家。


纽约市一位先后任职于《论坛报》(Tribune)与《太阳报》的记者,展示了如何将照片运用在要求改革的运动中。雅各布·里斯(JacobRiis)1849年生于丹麦,1870年来到纽约市。他熬过失业窘困的三年,终于获聘为纽约《论坛报》的警政新闻记者。那个城市当时住满移民,是全世界人口最稠密的都会之一,疾病、犯罪与死亡率相当高。里斯撰文报道这些恐怖的生存条件,并且向市府卫生官员抱怨,却无任何结果。他决定使用照相机与当时刚发明的闪光灯粉拍照,以揭露贫民窟和拥挤的合租公寓内的实况。1890年,他那本划时代的《其余一半人口如何生活》(HowtheOtherHafLives)出版,书中印着他在下东区(LowerEastSide)拍到的穷苦与污秽,引起极大震撼。当时担任纽约市警察局长的老罗斯福开始取缔部分最恶劣的弊端。有一项改革运动开始清理恶劣的居住环境,并肃清为人脱罪的政治因素。


1902年,里斯出版另一本书《战胜贫民窟》(TheBattlewhtheSlum),他也成为社会改革运动的演说者与领袖o 1914年,里斯死于马萨诸塞州。他最重要的贡献是示范为民除恶的纪实摄影的力量,照相机在他的努力之下改善了许多人的生活。





雅各布·里斯的心思并不在摄影,照相机对于他只是一种有用的器具。他只摄制很少量的作品,可能只有300张。


另一位为民除恶、社会取向的摄影家刘易斯.海因(LewisWickesHine)终其一生都很多产。海因于1874年生于威斯康星州的奥什科什(Oshkosh),曾就读芝加哥大学。1901年前往纽约市的伦理文化学校(EthicalCultureSchool)任科学课程教师,开始用照相机来辅助教学。他37岁开始拍照,第一个纪实题材系列是抵达纽约港埃利斯岛(Ellislsland,移民检查站)的贫苦移民。从此他开始用照相机呈现受欺压人民的苦难。




          海因成为“全国儿童劳动委员会”的专职摄影师,并用照相机揭发童工的非人生活。他在新英格兰和北卡罗来纳州的棉纺厂、宾州的煤矿坑、甜菜田、罐头工厂和渔船上拍摄了许多照片。海因这些受奴役的儿童和他们恶劣的工作环境的照片,引起大众对儿童从事非人劳动的愤慨。全国儿童劳动委员会的高级主管欧文·洛夫乔伊(OwenR.Lovooy)说:“海因为这项改革所做的工作比其他的努力更能引起大众的注意。虐待童工的事实在理智层面上已受到注意,但是要等到他的技法、视觉与艺术上的完美,将焦点对准这些社会问题,社会情绪才被发动起来。”海因所拍摄的儿童在工厂内遭受剥削,在贫穷的社区缺乏照料的照片,直接促成禁止童工的立法程序以及美国主要城市改善国民教育和家庭辅助的努力。






           虽然海因的生活黑暗面照片较为人熟知,但他大部分的精力则是投入他所谓的“正面的纪实工作”。他晚期作品所表现的是对工人尊严对工业加以肯定的乐观信心。美国工人对海因来说是一种英雄人物,他们应该对自己的技能更加骄傲。他相信不管什么性别或在什么岗位上的工人,都不应该被日渐渺小化。



           1940年,海因逝世。作为当代最杰出的社会纪实摄影家,他已展现出他对摄影作品能够教育大众了解生命价值的深刻信仰。他的目的单纯、直接而清楚。他说:“我要呈现必须被纠正的事;我要呈现大家必须赞赏的事。”


“有机的写实主义”:保罗·斯特兰德


保罗·斯特兰德(PaulStrand)是刘易斯·海因在伦理文化学校教书时的学生之一,他的人文主义理念与细密的工作方法启发并且影响许多摄影家。斯特兰德1890年生于纽约市,学生时代就被推荐到第五街291号著名的施蒂格利茨(AlfredStieglitz)艺廊。1909年毕业后,斯特兰德加入纽约的照相机俱乐部(CameraClubofNewYork),实验各种不同的技法,并且在其藏书丰富的图书室大量学习。他带着照片给施蒂格利茨评鉴,这位大师非常赞赏他的摄影方式,他的街头人物,纽约的交通以及寻常事物的形体与节奏,并立即为他举办个展。施蒂格利茨更在CameraWorA这份领导视觉艺术新思潮的刊物的最终一期上登出斯特兰德作品特辑。这些照片得到“粗暴直接”的好评,也开启了当时才25岁的斯特兰德漫长的摄影生涯。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斯特兰德担任陆军的X光技师,战后他也尝试过广告与商业摄影。1921年,他和查尔斯·席勒(CharlesSheeler)合作一部短片而成为电影摄影师。他是佩尔·洛伦茨的经典纪录片《开垦平原的犁》的摄影师之一。二次世界大战后,斯特兰德继承父亲遗产而财务充裕,重拾静照摄影并迁居欧洲。他在法国、意大利、苏格兰的赫布里底海地区(theHebrides)、埃及、摩洛哥、加纳与罗马尼亚各地拍照,他的第三任妻子——摄影家黑兹尔·金斯伯里(HazelKingsbury)——当他的助手。旅行的成果出了数本摄影集,并且于1971年在费城美术馆举办了一次回顾展。1976年,保罗·斯特兰德死于法国的奥热瓦勒(Orgeval)。


          斯特兰德的影响极大。沃克·埃文斯(WalkerEvans)便是受到《盲妇》——一个在纽约街头卖报妇人的特写照片——的启发。埃文斯看到这张铂金版照片(现存于纽约美术馆)时,说它改变了他整个发展趋向。斯特兰德全力支持纽约一群纪实摄影家组成的“摄影联盟”(thePhotoLeague)o他是个永远的知识分子,乐于指导青年摄影者,能流利地谈论其态度与理念。1916年,施蒂格利茨谈到保罗·斯特兰德时说:“他的观察方法很有潜力,他的作品精纯,不依赖冲洗过程中的花招。从表现性的观点来看,摄影史上只有极少数摄影家交得出重要作品。我们所谓的‘重要’指的是具有某些相当恒久的品质,这项要素赋予所有的艺术作品真正的意义。”



保罗·斯特兰德肯定地摆脱19世纪柔焦的浪漫主义,创造用照相机看世界的新方式。这种新方式是在面孑L、服装、人的动作,机器、房舍和教堂等人造物体,以及未经装饰的自然里寻找生命的真理。他为他的社会写实主义发展出一套复杂的观点,他称之为“有机的写实主义”。这种观点成为他的个人风格,被他运用在差异性极大的各种主题上。


斯特兰德说:“我们将写实主义理解为一种动态的观看与了解快速变迁世界的真理,为了人类的和平与进步,为了消灭人类的不幸与残酷,以及为各民族的融合,写实主义赋予我们改变世界的能力。”他终生信守一种艺术信念。他说:摄影者必须学会并且保持他对眼前事物真诚的敬意,并借着作品中无限宽广的超出人类双手技能极限的阶调值将敬意表现出来。要完全将它实现并不需要搬弄拍照与冲洗技巧,而是使用直接的摄影方法完成的。摄影者对生活的观点是在他们达到客观性的组织化基础上产生的,而且摄影在按下快门之前,由情绪,或由理智,或这两者所孕育出来的、不可或缺的影像形式的酝酿也是从这里发出的,如同画家着手作画前已经胸有成竹。摄影是从不同方向出发的新道路,但是也迈向共同的目标:生活。



“第三效果”:弗朗西丝·本亚明·约翰斯顿


弗朗西丝·本亚明·约翰斯顿(FrancesBeniaminJohnston)这位女性摄影先驱者是历史学者与评论家所忽略的,如今她已被承认是纪实摄影家。她1864年生于弗吉尼亚州的格拉夫顿(Grafton),从教会学校毕业后前往巴黎学画,不久即决定改行当摄影师。回到华盛顿后,她到史密森学会(Smithsonianlnstitution)的摄影部门当学徒。


1890年,她致函乔治·伊斯门(GeorgeEastman)求教摄影器材事宜,并在华盛顿特区开设了一间摄影室。她很快地功成名就,她的社会地位使她得以接近克利夫兰(Cleveland)、哈里森(Harrison)、麦金利(McKinley)、老罗斯福和塔夫脱(Tan)等几任美国总统,其中罗斯福一家人和她特别亲近。在1900年2月号的《淑女家庭期刊》(Ladies,HomeJournal),有她为雅各布·里斯撰文的《罗斯福总统的子女》拍摄的插图。那几位总统与内阁官员都来她的摄影室拍肖像。





约翰斯顿是个坚强、果决而聪慧的女人,对自己身为女人与艺术家的双重成就相当自豪,她认为自己不亚于男性摄影家,她也获得与男性同行相等的酬劳。


约翰斯顿特别喜爱建筑题材,现在保存在国会图书馆的约翰斯顿纪实作品是美国殖民地风格与邦联时代建筑的珍贵纪录,此外还有豪族宅第与室内设计的照片纪录。




她从人像和建筑摄影发展到纪实社会现状的摄影。她走访宾州的煤矿区,下坑道,进入深入地下的危险煤层隧道拍摄。她也拍摄华盛顿、安纳波利斯、西点军校等学校,卡莱尔(Carlisle)美国印第安人学院和塔斯基吉学院(Tuskegeelnstitute)。


她最有名的纪实照片是1899年12月在弗吉尼亚州的汉普顿学院(Hamptonlnstitute)拍摄的,这所学校是为给黑人与印第安的年轻人提供职业培训而创建的。该校著名的毕业生之一是创设塔斯基吉学院的布克·华盛顿(BookerT,Washington)o约翰斯顿拍摄时汉普顿已建校31年,如今已是声誉卓著的艺术学府。



约翰斯顿的汉普顿照片是为了1900年在巴黎博览会展出而拍摄的,她想表现学生与教职员对教学与训练的投入,同时也展现美国在社会性与教育上的胜利。现存于纽约市现代美术馆的铂金版原作被装帧成一本展示照相簿。



约翰斯顿所准备的这一辑作品可能是第一个使用现在定名为“第三效果”的摄影家。这种视觉效果是来自并列排比两张属于同一题材而成对比的照片,以创造出新的意义。例如,一页是一对黑人夫妻在木头小屋内粗糙的桌上吃饭的照片;对面页的一张照片是衣着光鲜、富有的汉普顿毕业生与家人在餐厅进餐,白桌布、餐巾、上等家具、原木细镶的墙壁上挂着一幅落基山山脉的图画。



约翰斯顿有能力选择照片中的细节来表达她的意见。她也鼓励其他女性从事摄影,并且帮她们办摄影展。她拍过这么一篇文章的插图《妇女如何善用照相机》。她一生忙碌多产而长寿,1952年她以88岁高龄死于新奥尔良市。


在人文主义纪实摄影家手中,照相机是记录文字难以形容的事物的最佳方法。诚如雅各布·里斯所说“事实的力量永远是最有力的杠杆。”
评论区
最新评论